译)曼联的“努力先生”正在尽力踢球但现在没啥效果

执教曼联的最后数周,索尔斯克亚成了外界的批评对象。他的球队似乎忘记了怎么踢职业比赛成了热议话题。

去年十月,就在拉什福德准备肩部手术后的第一场比赛时,索尔斯克亚表示拉什福德凭借慈善事业而非进球占据新闻头条长达18个月后,“应该优先专注于足球”。

后来索尔斯克亚被迫为自己的言论进行了解释,因为有些人觉得他是在批评拉什福德的心思都在免费校餐计划上,而不是比赛。考虑到索尔斯克亚总是用热情洋溢的措辞说话,这些对索尔斯克亚的批评可能并不公平,但如果这番话指出了一丝残酷的现实,索尔斯克亚的忠告会显得更为中肯。

拉什福德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年轻人,他曾经两度迫使英国政府改变态度,为弱势儿童提供帮助,也因此在年仅24岁时就获得了MBE勋章。他也是一名过去一年间有太多平淡表现的精英球员,而竞技状态有越来越差之势,本赛季仅有2次踢满全场。对阵维拉的足总杯比赛中,拉什福德放弃了一次门前的争抢补射机会,这让斯特雷特福德看台的球迷们大跌眼镜。

对于临时主帅朗尼克而言,拉什福德或许是阵中最宝贵的资产之一。然而现在,拉什福德的竞技状态(还有情绪)成了曼联的最大问题之一。

拉什福德以令人欣喜的状态进入了2021年,足总杯的双红会贡献一球一助,这年各项赛事合计的前20场一共完成6球5助攻。没过多久,曼联进入了低功率模式,7场比赛中拿下6场零封,但自己也只打进了4球。拉什福德随后连场破门,看上去他的枪管又要冒烟了。

当然,我们不能完全忽略背景信息。拉什福德在过去这一年间的个人生活有些动荡,不是那种耸耸肩就能翻篇的小问题。而且2021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带伤作战:踝伤和肩伤成了他比赛中的两大障碍,后者更是迫使他在欧洲杯结束后做了手术。后来拉什福德自己也承认,或许自己不应该出战欧洲杯的。当然,历史无法改写,拉什福德参加了欧洲杯,总共出场83分钟,均为替补登场,没能破门得分,还在决赛的点球大战中罚失了点球。做了肩部手术的拉什福德错过了本赛季开局,直至10月16日才首次亮相。尽管拉什福德复出即进球,曼联2-4不敌蓝狐的那场比赛开启了索尔斯克亚时代的终章。对于拉什福德和曼联而言,这远远算不上最顺利的日子。

拉什福德在这么久时间里带伤作战的原因之一,正是他是索尔斯克亚眼中的“可信赖先生”。在挪威人麾下,他一共出场135次,胜过所有曼联队友。期间拉什福德也打进了最多进球(55粒,比布鲁诺多11粒),还贡献了22次助攻,在队中仅次于布鲁诺(33次)和博格巴(23次)两人。从索尔斯克亚出任曼联临时主帅直至他离任,仅有7名英超球员各项赛事的总进球数高于拉什福德。

和许多主教练一样,索尔斯克亚也有自己的偏好。这能让他的球队有个稳定的架构,同时也意味着,当球队诸事顺利时,好习惯和积极的心态能渗透到整支球队中。但当情况开始恶化,主力球员即便竞技状态稀烂也能保住位置,外界的严苛审视和伴随的压力就会指数级增长。这让曼联蒙受了损失:马奎尔从英格兰基石沦为不过时的笑柄,布鲁诺的挥手抱怨愈发显眼,他显得孤独无助。至于拉什福德,借用费迪南德的话说,仿佛他的肩上担着整个世界的重量,而每一场糟糕的表现还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加糟糕。

从4月9日到2021年年末,拉什福德各项赛事合计出战23次,仅仅打进4球。对比其他英超球员,拉什福德的得分效率比伯恩利的J罗(23场5球)以及蓝狐中卫埃文斯(21场4球)还差。前曼联前锋维尔贝克仅代表布莱顿出场14次就打进了4球。

在同一段时间里,拉什福德一共送出3次助攻,与霍伊别尔和约书亚-金持平,比加拉格尔少一次。也就是说拉什福德直接参与进球数仅有7粒,而中场球员麦金和赖斯都有8次。

拉什福德在这段时间里一共创造出19次得分机会,将将高于蓝狐新援达卡(18次)和切尔西中卫吕迪格(17次)。拉什福德一共射门45次,只比吕迪格多了2次,其中仅有14次射中门框范围,与利物浦边后卫亚历山大-阿诺德持平。

拉什福德平均每90分钟内只能参与0.4球,在同期所有至少打进2球的曼联球员中,只有三名队友比他更差。其中一位是新援桑乔,这位21岁的年轻人需要适应新环境,新战术体系和前所未有的高期待。剩余两位则是弗雷德和麦克托米奈。

“他干得很不错,上任之前就花了很多时间分析了球队和球员,他很清楚我们的强项。”拉什福德对天空体育说道。

“我们对彼此的了解更深了,很显然我们正在努力练习逼抢体系,还会继续进步,但最重要的就是团结一致,作为一个团队去面对所有挑战,不论是进攻还是防守。”

尽管自己也无法解释清楚原因,朗尼克倒是不担心拉什福德的竞技状态。他在击败维拉后表示:“当然,会好起来的,只需要捅破窗户纸而已,比如马库斯取得一粒进球,但只要他继续努力踢球,认真训练,我倒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努力”似乎不是问题。我们都知道朗尼克是积极奔跑和高位逼抢的忠实信徒,自曼联正式任命朗尼克以来(算上曼联3-2击败阿森纳的比赛,当时还是卡里克带队),拉什福德一共在联赛中完成了85次冲刺,仅次于C罗(93)一人。与之类似的是,拉什福德一共有过53次对抗,仅有麦克托米奈(82次)比他更多。而拉什福德的22次带球足以笑傲全队。

如果一路追溯至去年年初,那么拉什福德已经在联赛中完成了500次冲刺,高居全队第四,平均每四分半钟就有一次冲刺。在至少出场了10次的曼联攻击手中,仅有桑乔(平均4.4分钟一次)和已经转会至利兹联的詹姆斯(平均3.1分钟一次)的冲刺频率比他更高。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承认吧,你当然有兴趣),C罗平均5.75分钟冲刺一次,这一频率高于将近每6分钟一次的布鲁诺。

不论场上还是场外,你都不能指责拉什福德不够努力。而过去这一年间拉什福德引发热议的方面并不是他的态度,而是他的能力。他确实会积极跑动,但时机并非始终合适;他敢于带球,但有时候会带到错误的区域;他能看到出球机会,但会做出错误的选择。

你并不需要多仔细地观察也能知道拉什福德本赛季的表现低于他自己的水准,但越是深入挖掘,就会发现现实愈发严峻。

纵观拉什福德的职业生涯,平均每207分钟打进一球。本赛季则是平均282分钟一球。他的生涯平均带球成功率为42.5%,本赛季跌至38.6%。他的生涯平均射正率为57.0%,本赛季为53.3%。传中到位率更是腰斩,从15.8%跌至7.1%。

自去年1月1日以来的各项赛事中,拉什福德一共尝试了207次一对一,远远高于曼联队友(第二位的格林伍德为170次),其中178次发生在对方半场。他总计21次持球杀入禁区,比所有队友至少高出10次,一对一后射门次数并列全队第一(和格林伍德同为7次),一对一后创造机会次数(4次)高居全队头名。他还是曼联阵中带球推进(向对方大门至少推进10米)次数最多的球员,共计158次。

无论对阵维拉的那个瞬间给人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并没有明显证据表明拉什福德踢得不够努力。

然而,拉什福德费老劲却出不了效果的比赛状态确实令人担忧。单看英超联赛,只有5名球员自去年元旦至今的对方半场一对一次数比拉什福德(128次)更多。榜单上的头名——阿玛达-特劳雷(184次)是唯一一名杀入禁区次数高于拉什福德的球员(26vs16)。但是这位经常被嘲笑除了最后一脚处理能打120分的狼队边锋有11次一对一后完成了射门,还有14次一对一后创造出了机会,两项加起来比拉什福德多了14次。

萨拉赫同期以射门终结的带球次数最高(41次),格林伍德和凯恩以38次并列第二。一共有25名球员的射门终结带球次数高于拉什福德(18次)。如果比较以创造出机会终结的带球次数,特劳雷以36次高居第一,10次的拉什福德则落后于49名球员。

这些数据都反映了一个反复出现的忧虑点:当拉什福德带球冲击防守人时,与其说这是曼联精心设计的进攻套路,不如说是碰运气或没办法的办法。这既是索尔斯克亚体系的特点,即依赖球员的个人发挥,也是拉什福德自己的信念,即所有问题都等着他去解决。他尝试以能匹配曼联10号球衣的方式投入比赛,想要成为这支不乏天赋的球队中的超级巨星。但实际上,拉什福德的10号球衣每过一分钟都会显得更重一些。

从某些方面来看,拉什福德就是曼联更深层问题的象征。他迫切需要的不单是士气层面的提升,还有战术层面的提升:他需要强硬的战术指示,需要在一个既感到自信又感到自在的体系中踢球。讽刺的是,拉什福德原本应该是从索尔斯克亚时代过渡到朗尼克时代最顺滑的球员之一,因为奥莱的4-2-3-1和拉尔夫的4-2-2-2都能提供他喜欢的边路攻击手角色。

不管拉什福德萎靡不振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他都极度渴望改变现状,而且是尽快改变。也许他们能做到。也许拉什福德周六能在维拉公园绽放光芒,让自己重回火热状态,开启曼联的救赎之路。

真正的球星,不但有超强的球技,还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面对低迷状态,就像那两个神一样的前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