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联笔记:压迫协防丢失之际就是红魔防线狼狈之时

主场1-1战平圣徒,红魔争四再度遭遇打击。从比赛的进程来看,曼联复制了“上半场领先,下半场开场被闪击追平”的剧本。甚至随着比赛的推进,球队攻防两端会陷入明显的混乱。

从技战术角度来说,这凸显了一个本质问题:当曼联高位压迫丢掉锐度之后,球队的短板就会全方位的放大。而且,会让问题明显的防线球员颇为狼狈。

圣徒是一支很有高位侵略性的球队,在哈森许特尔治下,他们虽然有过对阵曼联的0-9惨败以及2-0领先下被翻盘,但也能通过硬度与压迫,从曼联身上拿到分数。

第一,圣徒上轮对阵热刺消耗巨大,他们最终3-2取胜对手依靠的就是强有力的逼抢压迫。通过数据层面来看,就是在成功反抢这一关键环节上,他们比热刺多了11次。要知道,孔蒂上任后热刺的场均跑动已经从此前的英超倒数第一攀升到了第一,场均成功对抗提升了7.9次;

第二,博格巴本场表现不俗,18次对抗成功11次,而且8次长传成功7次,他与回撤的B费在最大限度上完成了受压下的调度;

第三,沃克-彼得斯前提幅度不大且阿姆斯特朗较多内收,圣徒的前场逼抢不断被曼联通过后场横传破解。再加上圣徒前场的逼抢压迫侵略性有所丢失,曼联中后场整体上的传递效果还算达标。

因此,小麦作为拖后后腰也没有让曼联进攻组织陷入困境。关键就是博格巴的对抗、传递,以及B费回撤之后进一步提升的身后传递。

朗尼克理念的基础是“压迫与逼抢”,其次才是快速的转换进攻。但曼联的问题非常明显,球队整体上的运动能力、灵活性都存在问题。曼联要想践行朗尼克的理念,就需要球队的过度输出。

4141阵型下,前场的压迫达到了朗尼克的预期,但也存在隐忧:拖后的小麦虽然有对抗体格,但如今作为“耗材中场”的他已经非常疲惫。75分钟完成21次对抗(成功10次)的同时,犯规有4次。一旦他被调度的不能覆盖对抗,曼联的问题就会非常明显–后场被冲击。

曼联前场的高位这一次没有形成有效的协同,圣徒门将福斯特一个长传找到了左边后卫。在这种情况下,博格巴示意身前的拉什福德回防,因为他需要兼顾自己身后的埃尔尤努西。但拉什福德并未快速回收,导致了博格巴与达洛特在对手的传递调度下,并未形成有效干扰,让圣徒送出直塞由切-亚当斯射远角得分。

拉什福德近期确实展现出了较好的跑动态势,但长久以来并未练就的回防意识还是会出现问题,这一点,也可以“套用”在曼联其他进攻手身上。

其实,曼联在上半场射门从4-0领先到5-7落后的转变,就是体能消耗后已经无法给与对手压迫。上图中,曼联从中圈弧开始,被圣徒通过配合传递直接打穿高位,并在禁区前沿完成冲击射门,就已经把曼联的问题给“打”出来了。

因此,下半场比赛我们看到了曼联防线尤其是马奎尔的多个狼狈画面,他被布罗亚连续利用速率优势爆破,将自己移动、转身上的短板全方位扩大。

在赛后接受采访时,朗尼克表示:“上半场我们踢得非常好,我对我们的表现感到满意,我们没给对手太多机会,但是上下半场的过渡时期,他们下半场一回来就打进一球,然后比赛就很开放了,两支球队都有机会了。我们本有更好的机会赢得比赛,但是我们不够沉着冷静,没能让整场比赛的结构都如我们今天的上半场比赛。”

朗尼克一直在强调曼联没有延续上半场的表现,但他忽视了最为关键的问题:曼联这套阵容从结构上就很难全方位去执行他的理念。索肖下课的起始点,就是向控制流踢法转型中的高位逼抢,朗尼克作为更加“激进”的那个,已经踏入了同一条“死胡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Back To Top